首页  示波器   集成电路测试仪   电气测量   通讯测试   环保热工   无损检测   记录分析   开发工具   工业控制   电源   基础仪器   分立器件测试仪   安规检测    
信号发生  气体分析  网络测试  计量校准  分析仪器  常用工具  静电防护  其它 
新闻搜索
工业增速持续下探 微调政策四季度见效
2015-7-22
    “今年上半年,工业经济延续去年下半年以来的下调趋势,工业增速持续下探,赢利能力明显下滑,出口增长基本停滞,产业投资继续放缓,工业经济下滑幅度过快成为当前工业面临的主要风险。”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光瑞在日前举办的2015中国工业和信息化论坛上总结说。

 

    展望下半年,工业经济走势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随着上半年降息降准、减税清费、促进公共投资等系列微调政策的陆续出台,四季度工业增速有望进入实质性回升阶段,预计全年工业增加值增速在6.3%左右。

 

[B]企业赢利能力下滑明显[/B]

 

    上半年,工业产出增速再落一档。赛迪报告显示,1~5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比去年下半年的平均增速回落1.6个百分点。其中,3月份跌至5.6%的低点,4、5两月微幅回升,同比分别增长了5.9%和6.1%,但依然处在低位。

 

    与此同时,上半年工业品出厂价格的降幅较去年有明显增大。5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4.6%,生产资料价格下降5.9%。其中,加工工业、原材料工业、采掘业产品价格分别下降3.8%、7.9%和19.6%,降幅由下游到上游逐级扩大。徐光瑞分析,从近一个月的数据看,大宗产品价格又有加速下滑的趋势,6月价格水平降幅有可能加大。

 

    在产出放缓和价格低迷的情况下,企业赢利能力明显下滑。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仅增长1.3%,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6.8个百分点,增幅仍在逐月下滑。实现利润同比下降0.8%,今年以来一直处在同比下降的状态。

 

    徐光瑞指出,“虽然4、5月当月利润转正,实现同比增幅为2.6%和0.6%,但仍处在低位,且利润主要来自投资收益和能源价格的波动,主营活动利润依然不容乐观。”

 

    另外从出口看,我国外贸增长基本停滞。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45437亿元,同比仅增长0.3%,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6个百分点,值得特别留意的是,上半年我国出口交货值出现201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4、5两月分别同比下降2.9%和3.0%,且降幅仍在继续扩大。其中,轻工行业出口交货值基本零增长,纺织三大类行业出口均同比下降,电子制造业出口交货值同比仅1.8%,三大出口行业增长全面下滑。

 

基建投资约束明显

 

    “固定资产投资的过快下滑是今年工业产出下降的最主要因素。”徐光瑞指出。

 

    报告显示,前5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4%,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5.8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仅增长了5.1%,比去年同期大幅回落9.6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一直是拉动工业特别是重化工业增长的主要力量,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长的大幅放缓导致原材料价格持续下行,产业投资规模快速收缩。”徐光瑞说。

 

    在房地产投资大幅回落的同时,作为支撑投资增长主要力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也出现下滑迹象,5月份,基建投资累计增速由近两年20%以上的增长跌至18.7%。“由于财政收入的低速增长和地方债务问题的限制,基建投资较难冲抵房地产投资过快下滑带来的影响。”徐光瑞表示。

 

    与此同时,受人民币汇率持续上升影响,外贸企业竞争力也在减弱。

 

    随着投资、外贸需求的全面放缓,处在最上游的资源、原材料行业呈现出大幅收缩的局面。煤炭、铁矿石等主要产品量价齐跌,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前5个月也有9.1%的下降。长期受产能过剩困扰的钢铁、建材行业供需矛盾进一步凸显,粗钢产量更是出现历史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而国际油价的下跌也导致石化行业利润大幅收缩,并将压力传导到中游装备制造领域。前5个月,为工业建设提供装置设备的通用、专用设备制造行业增加值同比分别仅增长了3.4%和2.2%,比去年同期均回落6.8个百分点。

 

    徐光瑞分析,“虽然上游行业收缩是产能调整,结构优化的体现,但过快的下滑加大了相关行业调整的难度,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增强,资产估值大幅下降,债务担保、资金周转问题频发。”

 

[B]低效产能退出缓慢[/B]

 

    今年产能调整进入实质阶段,但徐光瑞指出,由于低效产能退出机制不完善,落后产能生产限制不严,导致去产能化过程进展缓慢。

 

    据了解,由于产能退出涉及债务、贷款、人员安置、财政收入、上下游关联产业等多方面问题,目前产能退出机制不健全,可操作性较差,特别是国资企业,产权和制度限制较多,即无法退出市场释放资源,也无法顺利引入更具活力的民营资本进行资产重组。

 

    “目前,国资企业总体赢利能力总体不佳,竞争力较差,但在多种因素影响下,企业亏本生产、高负债运营情况较多,加重了供需矛盾调整的难度。”徐光瑞说道。

 

    在低效产能退出难的同时,由于行业准入和环保执法力度较弱,高能耗、高污染、节能环保不达标的落后产能仍可低成本运营,进一步冲击着正常市场秩序。

 

    由于低效产能退出缓慢,现有产能在亏损的情况下仍在持续释放,企业库存水平居高不下。据统计,虽然5月末产成品库存增速已降至7.1%,比上年有较明显回落,但目前企业收入累计增速仅为1.3%,5月当月收入增幅仅在0.2%左右,远低于产成品库存增长,反映出去产能进程缓慢的困境。

 

    库存高位导致企业流动资金运转效率低下,今年流动资产周转次数徘徊在2.3左右,较前几年有明显的降低。“市场环境差,产能调整慢,库存高企,流动资金紧张,融资困难,企业经营压力难以消减。”徐光瑞总结道。

 

[B]政策拉动四季度见效[/B]

 

    展望下半年工业经济走势,徐光瑞分析,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依然要靠投资拉动,而发改委上半年批复的一系列基建项目投资有望在四季度显现出效果。

 

    徐光瑞分析,今年要完成7%的GDP增长目标,基建投资增速至少要达到25%,规模达到14万亿,这意味着后两个季度的基建投资将较第一、二季度明显回升。

 

    但他也指出,当前工业经济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增速回落幅度大、下滑过快是当前最大的风险。短期内,工业经济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难有大的改善,在国内消费需求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投资资金到位情况、项目开工情况、土地出让面积等先行指标预示投资走势不容乐观,而工业自身在去库存、去杠杆、去产能的影响下生产将继续承压。

 

    “综合来看,预计下半年各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会在6%~6.5%区间波动,下半年有望达到6.4%的增长,全年增长在6.3%左右。”徐光瑞判断。
网站导航 | 人才招聘 | 售后服务 | 联系地址 | 付款方式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著作权声明
京ICP备050680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646号 电话:010-82573333 Emai:h4040@163.com
北京金三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C)2000 - 2018